您要打印的文件是:秘密

秘密

作者:东野圭吾    转贴自:当当网    点击数:16516


src=UploadFiles/2008630155059896.jpg基本信息
作  者: (日)东野圭吾 著,赵博 译
出 版 社: 海南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8-6-1
字  数: 253000
版  次: 1
页  数: 376
印刷时间: 2008/06/01
开  本: 大32开
印  次: 1
纸  张: 胶版纸
I S B N : 9787807001508
包  装: 平装


编辑推荐

  她是谁?无以承载的爱,无法宣泄的悲伤;日本最畅销悬疑小说,广末凉子倾情演绎,同名电影誉满全球,推理小说史上罕见的“三冠王”东野圭吾巅峰之作,荣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同时入围直木奖!
  炙手可热的美男子推理作家,凭借与生俱来的天赋挑战爱的极限!

内容简介
  “我们再也回不去了!”绝望的爱情,泣血的呼喊,欲爱不能,欲罢不忍!
  她是谁,他失去的到底是妻子还是女儿?大巴滚落山谷,杉田平介的生活跟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肉体遭受毁灭的妻子,灵魂寄居在11岁女儿体内。自此杉田一家开始了奇妙的“秘密”生活……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Higashino Keigo)近年备受瞩目的日本推理小说家。1958年生于大阪,1981年毕业于大阪府立大学电气工学专业,1985年处女作《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1999年《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2006年《容疑者×的献身》获第134届直木奖,东野圭吾是目本推理小说史上罕见的“三冠王”。他早期以清新流畅的校园推理小说起家,并以缜密细致的剧情布局获得了“写实派本格”之美名,后期的创作逐渐突破传统推理的框架,在悬疑、科幻、社会等多个领域都有所涉及,同时还保持作品兼具文学性、思想性和娱乐性,不停地带给读者新鲜的阅读感受。东野圭吾的小说一直顿受影视界青睐,目前已有19部作品被搬上屏幕,其中电影《秘密》、《绑架游戏》(片名为《
g@me》)、《湖边凶杀案》、《变身》、《手纸》,电视剧《白夜行》等为中国观众所熟悉。其影视作品甚至对韩剧也产生了影响。东野圭吾已成为亚洲的重量级作家,也是广大推理迷最喜爱的超级宠儿。

[NextPage]

书摘插图
1:
  事情发生前,没有任何预感。
  那天早上8点半,平介下了夜班,回到家中。进了只有4张半草席大小的卧室后,他马上打开了电视。其实也没什么特别想看的,只是想知道昨天相扑比赛的结果。今年已经步入40岁的平介相信,今天也一定和之前的39年一样,是个平淡无奇的日子。与其说是他相信如此,倒不如说这已经是既定的轨道,比金字塔都难以撼动。
  因此,在更换电视频道时,他也从未想过画面中会出现什么令人吃惊的新闻。即便发生了什么引起舆论轰动的事件,那也一定和自己没有直接联系。
  有一个频道是他每次下夜班后必看的。那是个对文艺界丑闻、体育比赛结果、昨日要闻进行集中播报的频道,内容很浅,但是涉及面很广。担任节目主持的是一个在家庭主妇中很有人气的播音员。对这个看起来像个面善的大叔的播音员,平介并不反感。 但是,今天画面上出现的,并不是平日里播音员的笑脸,而是一个积雪的山地。看起来是在直升飞机上拍摄的。螺旋桨的声音几乎要盖过男记者的声音。
  出什么事了?平介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不过他并不想详细了解事由。此刻他最想知道的是他所关注的力士赢了没有。他希望自己看好的这名力士今年能晋级横纲(横纲,相扑比赛中级别最高的力士——译者注)。
  平介将胸口印有公司名的工作服用衣架挂在墙壁上,搓着双手来到了隔壁的厨房里。虽然已经3月中旬了,但是一天没生火,木质地板还是很凉的。他赶紧穿上了拖鞋,那是双印着郁金香图案的拖鞋。
  打开冰箱,在最中间那一层,有分别装着炸鸡块和土豆色拉的两个盘子。他将两个盘子都取了出来,把装着炸鸡块的放入了微波炉,定了时,按下加热钮。接下来,他将水壶加上水,坐在了火上。趁着等水开的空当,他从洗碗池中翻出一只碗,从碗柜抽屉里拿出一袋速溶大酱汤。扯开酱汤的口,他将大酱粉倒入碗中。除了拿出来的这些,冰箱里还有汉堡和炖牛肉。
  明天早饭就吃汉堡好了。他这就定下了第二天的早餐。
  平介在一家汽车零件加工厂的生产车间工作。一年前,他被提升为组长。在他的车间里,员工以组为单位,每组都是两周的白班过后连着一周的夜班,如此循环。这周轮到他们组上夜班了。

[NextPage]
  虽然夜班打乱了生活节奏,让刚到40岁的平介也觉得身体有些吃不消,但也并非一无是处。上夜班一来可以拿到补贴,二来可以和妻子、女儿一起吃饭。
  这一年,也就是1985年,和其他企业一样,平介的工厂经营状况也是出奇地好,生产量在稳步上升,设备投资也很旺盛。当然了,像平介这样身在第一线的人也变得忙碌不堪了。正常来说应该是5点半下班,但加班一两个小时是家常便饭,有时甚至会加班3个小时。这样一来,加班费也是一笔可观的数目,甚至有时加班费比基本工资还多。
  但是,在工厂里待的时间长,就意味着在家待的时间短。平时回到家里经常是晚上九十点钟,平介因此很难和妻子直子、女儿藻奈美一起吃晚饭。
  如果是夜班的话,早上8点钟就能到家,正好赶上藻奈美吃早餐的时间。边和马上要升入小学六年级的独生爱女聊着天真的话题,边享受着妻子亲手做的饭菜,这对平介来说是一种无法取代的快乐。下夜班后的疲惫,在看到女儿的笑容后马上就烟消云散了。
  也正因为如此,下夜班后一个人吃早餐让他觉得没有味道。这样无聊的早餐从今天起要持续3天,因为直子带着藻奈美回长野的娘家去了。她的堂兄病故了,她要赶回去参加堂兄的葬礼。由于之前就被告知他到了癌症晚期,将不久于人世,因此这也谈不上是突如其来的讣告。直子她们早就为此做好了准备,新买了丧服。
  本来说好是她一个人去长野的,但就在快出发时,藻奈美忽然嚷着也要去。她说她想在那边滑雪。直子娘家附近有几家小型滑雪场,自打去年冬天第一次体验了滑雪后,藻奈美就彻底被滑雪的魅力给迷住了。
  女儿好不容易有了个春假,可是自己工作太忙,一直没能陪家人游玩。因此,对平介来说,这未尝不是个补偿的机会。于是他决定一个人忍受寂寞,让藻奈美和妻子一起去。再说,如果不让藻奈美去的话,自己上夜班时女儿就得一个人在家过夜,这也让他于心不忍。
  水开了。沏好了速溶大酱汤,平介从微波炉里取出了已经加热好的炸鸡块。然后,他将早餐放在托盘上,端到了隔壁日式房间的矮脚饭桌上。今天吃的炸鸡块和土豆色拉、明天要吃的汉堡、后天要吃的炖牛肉,都是直子临走前给做好的。就连米饭,也是直子出发前为他做好了的,盛在保温瓶里,每天吃一部分就可以了。虽然米饭放在保温瓶里到了第三天头上一定会变黄,但平介没有抱怨的资格。
  将饭菜在桌面上摆好之后,平介盘腿坐下来。他先是小啜了一口大酱汤,稍稍停顿了一下之后,将筷子伸向了炸鸡块。炸鸡块是直子的拿手菜之一,也是自己的最爱。

[NextPage]
  他一边享受着熟悉的味道,一边调高了电视机的音量。画面中还是那个主持人在说着什么,但是,他脸上却不见了平日的笑容。看起来他的表情有些僵硬,神色有些紧张。平介对此还是没太在意,只是心不在焉地想着,有关昨天体育赛事的报道还没开始吧。往常他总是利用夜班中间的休息时间看电视,了解相扑比赛的结果,昨天赶巧没有看到。
  “接下来我们再来了解一下现场的情况。山本,能听到吗?”
  主持人说完这句话后,画面被切换了。好像是刚才看到的积雪山区。一个穿着滑雪服的年轻男记者,表情僵硬地站在摄像机前。在他身后,有许多身着黑色防寒服的男子正来来回回地忙碌着。
  “好的。这里是事故现场。一目前,对乘客的搜救工作仍在进行中。截至目前,已经发现了47名乘客和两名司机。据长途汽车公司提供的消息,这辆车上一共有53名乘客。因此还有6名乘客下落不明。”
  听到这里,平介终于想认真看画面了。长途汽车——是这个词牵住了他的心。即便如此,也谈不上强烈关注。他继续往嘴里送着土豆色拉。
  “山本,找到的乘客现在状况怎样呢?刚才你提到,有很多人已经不幸遇难。”
  “嗯,就目前得到的确认情况来看,包括发现的遗体在内,已经有26人死亡。剩下的乘客都已经被送进了当地的医院。”现场记者一边看着记录一边说,“不过,幸存者大都伤势严重,可以说情况非常危急。现在,医生正在全力抢救。”
  “这真是让人揪心呀。”主持人充满感情地说。
  这时,画面的右下方出现了标题——“长野滑雪游大巴坠崖事故”。
  看到这里,平介往嘴里送色拉的手一下子停了下来。他抄起电视遥控器,换了几个频道,结果每个频道都在播出同样的内容。最终,他将频道定在了NHK。电视中的女播音员正要开口说话。
  “接下来为您带来巴士坠崖事故的报道。今天早上6点左右,在长野县长野市内的国道上(日本的县相当于中国的省——译者注),一辆由东京开往志贺高原的滑雪游大巴发生了坠崖事故。这辆大巴属于总部设在东京的大黑交通公司的。”
  听到这里,平介的脑海里产生了轻微的混乱。那是因为几个关键词陆续飞进耳朵里——志贺高原、滑雪游大巴、大黑交通……
  这次回娘家,直子一直犹豫着一件事,那就是乘坐什么交通工具。到她娘家坐电车有些不方便。以往是和平介一起,开自家车回去的,但是,直子不会驾驶。

[NextPage]
  本来已经就这个问题得出了结论:虽然不方便,但也只能坐电车了。但是没多久,直子就想出了一个全新的方案,那就是搭乘年轻人经常乘坐的滑雪游大巴。由于正是旺季,每天都有滑雪游大巴从东京火车站发车,有的时候一天多达200辆。
  碰巧直子有个朋友在旅行社工作,于是便去拜托她。结果真就碰到一辆滑雪游大巴上还有座位,因为有团体客人在临出发前突然取消了行程。
  “真是太幸运啦!接下来只要叫他们来志贺高原接我们就行了,这样还不用拿着重重的行李走很多路。”听到还有空座,直子高兴得直拍手。
  平介开始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思绪就像在黑暗中下楼梯一样,提心吊胆地回到了当时。
  没错,她说了,是大黑交通,是11点从东京站出发开往志贺高原的滑雪游大巴。
  想到这里,他全身倏地一下热了起来,随后浑身冒汗。他感到心跳在加快,能清晰地感觉到耳根后面的脉搏在跳动。
  通常,一家客运公司不会在同一个晚上发出几辆大巴开往同一个地方的。
  平介将跪在地上的双膝滑到电视机前,他不想漏过报道的任何细节。
  “到目前为止,通过身份证等已经确认了身份的死者名单如下……”
  画面中并排出现了死者的名单。女播音员用平缓的语调一个一个地读着。对平介来说,它们尽是些陌生的名字。
  平介已经完全没有了食欲。虽然口渴得不行,但也顾不上喝水了。他现在深深陷入了一种切实的感觉之中——这场悲剧可能和自己有关。他一面害怕着杉田直子和杉田藻奈美的名字被读到,一面用四分之三的心在想:怎么可能呢?这种悲剧应该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女播音员的声音停下来了。也就是说,已经确认完身份的死者名单读完了。直子和藻奈美的名字都没有出现。平介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但即便那样,也还是无法完全安心,因为还未确认身份的死者有10人以上。平介开始想妻子和女儿有没有带能证明自己身份的物品,想来想去也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
  平介伸手拿起了电话台上的电话,想打给直子的娘家。说不定她们已经到那边了,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不,应该说他心里祈祷着事实就是如此。

[NextPage]
  抓起话筒,刚要按号码键,他又停住了。他无论如何都想不起直子娘家的电话号码了。迄今为止,他一次电话都没有打过,只记得,那是个编成顺口溜之后非常容易记的号码,尽管他也曾经记住过,可是现在,他把那个顺口溜给忘掉了。
  没办法,平介只好从旁边的彩色整理箱中翻出了电话簿。电话簿被埋在了堆成山的杂志的最底层。他赶紧翻开了“KA”这一页,因为直子本来的姓是笠原(笠原在日语里读成KASAHARA——译者注)。
  他终于找到了想找的号码。先是区号,最后四位数是7053。看了之后平介还是没能想起那句顺口溜。
  平介再次拿起话筒,正要拨号,电视中的播音员又说话了:
  “据刚刚得到的消息,之前被送往长野中央医院的一对被疑似母女的二人名字应该是杉田,这是通过女孩随身携带的手绢判断出来的,上面绣着这一名字。下面重复一次,之前被送往长野中央医院的——”
  平介放下电话,坐直了身体。
  女播音员再说什么,他已经完全听不见了。耳边一直有个声音在响,过了良久,他才注意到那是自己喃喃自语的声音。
  啊,想起来了。
  7053是直子名字的谐音。
  又过了两秒钟,他猛地站起身来。
  2:
  一路开车行驶在自己不习惯的雪路上,等到了长野市内的医院时,已经是晚上6点多了。到公司请假、确认医院位置等事情耽误了不少时间。
  都已经3月了,停车场的边上还堆着积雪。平介停好车,车前保险杠的一部分扎进了积雪之中。
  “平介!”
  正当平介要走进医院大门时,有人喊他的名字。回头一看,直子的姐姐容子正向他跑过来。容子下身穿着牛仔裤,上身穿着毛衣,没有化妆。
  容子找了个倒插门的丈夫,继承了家里的荞麦面馆。
  “她们两个怎么样了?”顾不上打招呼,平介迫不及待地问道。
  离家之前平介跟容子通过电话。她先知道了这次意外事故,还给平介打过几次电话。由于平介当时还没下夜班回家,所以一直没联系上。
  “医生说还没有恢复意识。现在正全力抢救呢。”
  容子的脸平时总是像刚从浴室里出来一样特别红润,可是今天却十分苍白。平介以前从来没有看见过她如此眉头紧锁。

[NextPage]
  “是吗……”
  在摆着长椅子的等候室里,有个人站了起来。平介认出那是自己的岳父三郎。旁边还有容子的丈夫富雄。
  三郎带着几近扭曲的表情来到平介跟前,看着平介,几次低下头去。那不是在和他打招呼。
  “平介,对不起!真是对不起!”三郎向平介道歉,“如果我不让直子来参加葬礼,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责任都在我身上。”
  三郎瘦小的身体看起来更小了,像是一下子老了许多。那个往日里爽快地卖着荞麦面的三郎,如今已经不见了。
  “请不要这么说,是我让她们母女二人回来的,我也有责任。再说了,还没到无法救治的地步吧?”
  “就是吗,爸爸,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祈祷她们母女二人平安。”
  容子说这话时,一个白色的身影闯入了平介的视野。一个看起来像是医生的中年男子从走廊的一端走过来。
  “啊,大夫!”容子急忙向那个医生冲过去,“怎么样了,两个人的情况?”
  看起来那个医生是负责救治直子的。
  “这个——”医生只说到这里,便将视线转向了平介,“您是伤者的丈夫吗?”
  “是的。”平介答道。由于紧张,声音有些颤抖。
  “请到这边来一下。”医生说。
  平介绷着身体跟在了医生的身后。
  平介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里,不是母女二人接受治疗的房间,而是一个很小的诊察室。房间里吊着几张x线片,一半以上都是头部的。是直子的?是藻奈美的?还是两个人的混在一起?抑或是与自己无关的他人的?平介无从知晓。
  “我就和您直说吧,”医生站着开口了,语气听起来有些为难,“情况非常严重!”
  “谁的情况?”平介也是站着,问,“是我妻子还是女儿?”
  听了这个问题之后,医生没有马上做出回答。他将目光从平介身上转移开来,微微张了张口,像是很犹豫的样子静止在那里。
  平介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您的意思是两个人都……”
  医生轻轻点了点头。
  “您妻子的外伤非常严重,很多玻璃碎片刺入了她的后背,其中的一片刺到了心脏。对她进行抢救时,她已经大量失血。以往碰到这种情况,伤者很可能早就因失血过多而死亡了。现在就看她神奇的体力能支撑到什么程度。希望她能挺过来。”
  “那我女儿呢?”
  “您的女儿,”说到这里,医生舔了舔嘴唇,“她基本没有受什么外伤,只是由于全身都受到挤压导致无法呼吸,所以,她的大脑……”
  “大脑……”
  挂在墙壁上的X线片映入平介眼帘。
  “那,最终会怎么样呢?”他问道。
  “目前,靠人工呼吸机等方法,命算是保住了,但是她的意识可能无法恢复过来。”医生平静地说。
  ……

(来源:当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