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兰陵缭乱III

兰陵缭乱III

作者:Vivibear    转贴自:当当网    点击数:19352


src=UploadFiles/200877143925343.jpg基本信息
作  者: Vivibear 著
出 版 社: 朝华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8-7-1
字  数: 181000
版  次: 1
页  数: 269
印刷时间: 2008/07/01
开  本: 16开
印  次: 1
纸  张: 胶版纸
I S B N : 9787505419605
包  装: 平装


编辑推荐

    一个美男盛出的王朝,一个最温情的女子,史上第一绝色人物兰陵王颠覆性传奇,腾讯网第二届原创大赛获奖作者、人气女王Vivibear 2008年度全新力作。
  《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2008最新力作。《兰陵缭乱》大结局震撼揭幕!
  《兰陵缭乱》ⅠⅡⅢ整装上市,史上第一绝色人物兰陵王,颠覆性传奇大揭底,再掀两岸三地V大风潮。

内容简介
    属于她的宿命,在出生那天起已经开始改变。
  她是天真明媚的女子,他们是风华绝代的世家公子。生存于南北乱世,挣扎于禽兽王朝,上演着曼妙离奇、清绝感人的家仇、国恨、爱情、亲情、友情的一幕慕。看世事缭乱,她笑,她哭,她喜,她悲,她乐,她怒……唯一不变的,是她心底那抹与生俱来的温情与善良,犀利地刺破黑暗,呈现着最美丽的性灵。
  合上那张狰狞的面具,从这一刻起,她就是——绝世惊人的兰陵王。

作者简介
    Vivibear,一个喜欢做白日梦的女孩,经常沉浸在历史的世界中,无论是无与伦比的华夏五千年,或是悠远绵长的尼罗河文明,还是璀灿迷人的巴比伦文化,无不心醉神迷。所以,喜欢在旅途中细细体会先人留下的瑰宝,体验不同国家的风情,在千年前的古老废墟上继续着自己的幻想。
  现在抛却了努力多年的新闻工作,来到这遥远而寒冷的北欧之国――海盗的故乡。在这里,拿起笔记下了那些曾经的梦。这些梦,也许并不惊天动地,也许并不热烈浓郁,也许只是像一阵温柔的春风,若有若无地拂过彼此的心间。
  但是,能有大家一起分享――足矣。

[NextPage]

目录
第一章 入狱
第二章 秘密
第三章 破绽
第四章 危机
第五章 阴谋
第六章 陷阱
第七章 谎言
第八章 不相见
第九章 漠北
第十章 突厥
第十一章 联姻
第十二章 公主
第十三章 再相逢
第十四章 中计
第十五章 阴谋
第十六章 疑惑
第十七章 错过
第十八章 烽烟又起
第十九章 失利
第二十章 溃败
第二十一章 希望
第二十二章 伏击
第二十三章 陌上花开
第二十四章 兰陵入阵曲
第二十五章 惊变
第二十六章 初夜
第二十七章 平叛 
第二十八章 毒酒
第二十九章 获救
第三十章 出逃
第三十一章 囚鸟
第三十二章 疤面人
第三十三章 银雪
第三十四章 逃脱
第三十五章 真相
尾声 踏雪流年
兰陵番外 明月光

[NextPage]

书摘插图
  第一章 入狱
  去年春天的时候,河间王高孝琬去了一趟南方,购买了不少极为珍贵的异种枫树移植到高府。到了今年的深秋之际,白霜盛时,满院红叶似火,沿着向上的石阶铺散而去,厚厚的一层,鲜艳俏丽。
  不时有一些枫叶在空中翩翩起舞,用艳丽的红色晕染出几近极致的凄美,仿佛在无声地祭奠着即将逝去的秋日。落霞将整座院落渲染得一片嫣红。
  在这梦幻一般的景致下,高家两位公子正在亭子里边品茶边玩着双陆,一旁观战的还有经常来串门的尚书令斛律恒伽。
  从局面上来看,长恭这一局明显落于下风。
  “长恭,你三哥的马已经快要出尽了。”恒伽幸灾乐祸地提醒了她一下。
  “狐狸,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吗?观棋不语真君子,听过没有?”长恭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继续掷起了手中的青玉骰子。
  孝琬哈哈一笑,“恒伽,他都快输了,心情不好,你就别招惹他了。”
  “谁说我快输了?”长恭不服气地挑了挑眉,“主要是因为这只狐狸总在一旁干扰我,所以我才大失水准。”
  “狐狸狐狸,你倒也叫得顺口,好歹人家还帮你挨了二十军棍呢。”孝琬笑嘻嘻地打趣道。
  长恭嘴上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心里却泛起一丝淡淡的暖意,那是狐狸最够义气的一次。
  “好好,那我就不说话了。”恒伽微微一笑,不再做声。
  没过多久,长恭就毫无悬念地败在了孝琬的手下。
  她恼怒地站了起来,愤愤道:“不玩了!”长恭的棋品一向很差,只要输了棋就会发脾气,不过这个坏毛病只有和她最亲近的人才知道。
  恒伽慢悠悠地开口道:“长恭,其实你刚才只要走一步就可以扭转全局了。”说着,他顺手指了指其中一粒棋子。
  “那你怎么不早说!”长恭一看果然如此,更是怒气冲天。
  恒伽保持着那抹优雅的笑容,“咦?不是你说的观棋不语真君子吗?”
  “你——”长恭被气得翻了一个白眼,这只狐狸……明摆着就是故意的!
  就在这时,孝琬的随身侍从刘岷匆匆走进了院子,俯身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孝琬的脸色大变,立刻起身,“长恭,恒伽,我偏邸那边有点事,要先过去一下,你们接着玩吧。”

[NextPage]
  “三哥,什么事?这都快吃晚饭了……”长恭见他面色奇怪,不由得有些担心。
  “没什么,没什么,”他露出一个笑容,“我去去就回。”
  “三哥是怎么了……这么着急?”长恭不解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
  恒伽没有说话,眼底飘过一丝复杂的神情,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一直到了傍晚时分,孝琬还没有回,一家人开始焦急起来。
  就在长公主打算派人去找他的时候,刘岷忽然惊慌失措地冲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语无伦次地道:“不,不好了,王爷,王爷他被皇上押入大牢了!”
  砰!长公主手中的杯子掉落在地,摔成了碎片。崔澜的脸色也是大变,一旁的小正礼偏偏不合时宜地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高府里顿时乱作一团……
  “皇上好端端地怎么会把三哥押入大牢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一五一十说清楚!”长恭一把将刘岷从地上扯了起来,焦急地询问道。
  “是,是这样的。今天小的见到偏邸外有些可疑的人,所以前来禀告了王爷,王爷就打算去看看,谁知道……”他的眼眶一红,“谁知道一到偏邸,就发现那里已经被禁卫军包围了。领头的祖大人一见王爷,就立刻令人将王爷抓了起来,说是……说是……王爷有谋反之意……”
  “胡说八道,我三哥怎么可能谋反?!无凭无据又怎么能说我三哥有反意!”长恭在听到“谋反”这两个字时被震得心胆俱裂……这是必死之罪啊!一种极度不安和惊慌的黑暗气息弥漫开来,带着寒彻心扉的冷风,仿佛是无边的幕布,将她牢牢围住,不能呼吸,像是灵魂一点一点被剥离了身体。
  长公主身体一晃,险些晕了过去,几位侍女赶紧扶住了她。崔澜紧赛抱住了号啕大哭的小正礼,面色死人一般的惨白。她比谁都明白,如果夫君被定了谋反之罪,那么她的儿子……必然也难逃一死。
  “可是,祖大人搜出了王爷私藏的佛牙舍利……”刘岷带着哭腔道。
  “佛牙舍利?”齐国素来尊佛成风,所以长恭也知道这件宝物的珍贵,佛牙舍利历来是帝王才可拥有之物,如果真是三哥私藏了……那后果不堪设想。她不由怀疑地看向刘岷,又重复了一遍,“三哥当真私藏了舍利?”
  看到刘岷肯定地点了点头,她的心咯噔一声沉了下去,脱口道:“三哥真是太糊涂了!”短时间内,她脑中一转,又立刻质问道,“可就算是私藏了舍利,也不能证明我三哥想谋反啊!”
  “光凭这个当然是不可以,不过,”刘岷的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惊惧神色,“除此之外,祖大人还搜出了王爷私藏的许多兵器!”
  “什么!”长恭的脸色瞬间变得灰白,只觉得有一只手伸进她的胸腔,抓住那裂开的半片心,连皮肉带骨血,生生地扯了出去。那一下快如闪电,她竟感觉不到疼,只是胸口空空的,天地漆黑,脑中一片空白。
  她喃喃地重复着,“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长公主此刻回过了神,轻轻唤了一声孝琬的名字就流下泪来。崔澜则好像失去了魂魄,双目发直,抱紧了正礼。
  “四叔叔,我要爹爹……”小云拉住了长恭的衣袖抽噎着哭泣道。
  整座高府,顿时被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

[NextPage]
  见此情景,长恭心如刀绞,只得按捺住惊惶,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现在在高家,她是她们眼中唯一的“男人”,她是她们唯一的希望,她必须冷静。
  没有时间继续在这里发呆了,她该去找九叔叔问个明白才对!
  “小云,我这就去宫里,一定将你爹爹带回来。”她一个转身、冲到马厩,牵了飞光马就往宫里赶去!
  一路上,长恭不停地挥舞着马鞭,催促着飞光跑得快一些,更快一些。风不停地吹拂着她的耳郭,刺啦刺啦的声音不断震动着她的耳膜。
  秋雨绵绵风萧瑟,空茫茫,混沌沌,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她一人。
  此情此景,为何是这样的熟悉,仿佛在很久很久以前也有过相似的经历。
  那时高洋还在世,听到三哥被押入大牢的消息后,她也曾这样在风中几近疯狂地策马狂奔。那一次,如果没有九叔叔,她真的不知该怎么办……
  为什么偏偏这一次,原本是属于高洋的角色却换成了九叔叔……
  这其中一定有误会,一定有……
  昭阳殿内,烛火昏暗。
  殿外开满了白色的菊花,厚实的花瓣洁白晶莹,还带着夜间的露水,风中有淡淡的幽香飘了过来。
  长恭刚到殿前就被王戈拦了下来,说是皇上已经休息了,任何人都不想见。她哪里听得进去,推开他就要硬闯。王戈立刻抱住她的腿,死活不让她闯进去。
  长恭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招,又不能一剑砍了他,只好冲着高湛的房间大声道:“九叔叔,我知道你没睡,为什么不肯见我?!”
  “兰陵王,你竟敢惊扰皇上,好大的胆子啊!”王戈气急败坏地低声道。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高湛略带无奈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长恭,你进来吧。”
  长恭瞪了王戈一眼,抬脚就走了进去。
  不出她的意料,高湛不但没有睡,居然还很有闲情逸致地在描着水墨画。从她的角度看去,正好看到他侧面那完美的轮廓,在烛光下犹如画手精心描绘般美丽。

[NextPage]
  “九叔叔,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对,我三哥确实私藏了那粒舍利,他实在是糊涂,可是他绝不会有谋反之意,更别提私藏兵器了。就算搜出了兵器,也有可能是别人栽赃陷害!和士开和祖珽本来就是一伙,素来看三哥不顺眼,我看就是这些奸臣在陷害我三哥!”长恭上前两步,开门见山道。高湛重重地勾下了一笔,轻叹了一口气,“长恭啊,你还是改不了急躁的毛病。你说的情况我自然也想过,但这么多的兵器的确是从孝琬的偏邸里搜出来的。我身为一国之君,也要做些表面功夫,所以才将孝琬暂时押入了大牢。趁这段时间,我会亲自派人将这件事查个清楚。孝琬在牢中很安全,没有人敢动他半分。”
  长恭听他这么一说,急躁的心情稍稍平缓了一些,但还是不确定地问道:“但三哥他私藏佛牙舍利一事……”
  “如果只是私藏舍利,我会撤了他的爵位。”他抬起眼来,茶色的眼眸中仿佛有什么在涌动,“长恭,你的愿望我一直都记得,所以,我会留着他的命。”
  “九叔叔……”酸涩的感觉在她眼中轻轻弥漫开来,让她一下子发不出更多的声音。其他的她都不想去管,只要三哥依然活着,就好!
  “行了,时候也不早了,你也快些回去吧。”他清冷的眼眸深处涌起了一丝温柔之色,“我就是怕你一时冲动,才想等查清楚了再召见你,哪知你这没规矩的孩子竟敢闯进来。若是换了别人,早不知掉了几个脑袋了。”
  “我……”长恭自知理亏地低下了头,又蓦地抬起头,“九叔叔,我明天可以去见三哥吗?”
  高湛抿着唇,摇了摇头,“这段时间你最好不要见他,我不希望你和这件事扯上任何关系。”
  长恭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不以为然的神色,“我不在乎,我是他的弟弟,和他扯上关系天经地义。”
  高湛的神情变得有些阴郁,“长恭,我说过不会让他有半分损伤,难道你不信我吗?”
  “我信,可是我也要见他。”她直视着他,明亮的眼睛里没有半分退让之意。
  高湛的脸色一沉,淡淡道:“随你。”
  “多谢九叔叔,我……先回去了。”
  听着她渐渐远去的脚步声,他手上的毛笔轻微地抖动了一下,一滴墨汁滴在熟宣纸上,散开成一片暗灰色,就像他此刻的心情。
  第二天一大早,长恭就去牢房里探望了孝琬。他精神状态尚可,只是因过于气愤而显得心情恶劣。对于私藏舍利的事,长恭忍不住骂了他几句糊涂,又详详细细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问了一遍,待心里有底之后就直接去上朝了。

[NextPage]
  刚到大殿门口,长恭就感到了一种奇异的气氛。往日那些一见她就大献殷勤的官员们,今天见了她似躲避瘟疫一般,唯恐避之不及。
  长恭只是淡然一笑,她明白这些人都在想些什么,河间王刚刚背上一个谋逆的罪名,谁都知道这谋逆的罪名有多严重,现在若是与河间王的弟弟走得过近,不就是和谋逆者扯上了关系吗?
  她抬眼,忽然看到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恒伽正在树下和几位同僚们闲聊,依然是笑如春风,一派温雅。
  恒伽也看到了她,可是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很快便侧过头去,连一个安慰的眼神都没有给她。
  她心里一凉,自嘲地弯了弯嘴角。
  狐狸说过最重要的人是他自己,所以,他现在也和那些人一样,与她划清界限了。
  虽然并不意外,可不知为什么,她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甚至,有一种莫名的恼怒油然而生。
  下朝时,她习惯性地往恒伽的方向走去。刚走几步,忽然想到他刚才冷淡的表情,便赶紧停了下来。平日下朝时总是和恒伽一同进出,不知从何时开始这已成为一种习惯。
  她看到恒伽的眼角似乎微微一跳,随后又浮起了一个优雅的笑容,自自然然地与她擦肩而过,径直走向了另一位同僚,两个人一起谈笑风生地走了出去。
  她站在原地没有动,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郁闷在不断扩散,她从来也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
  是不是因为已经习惯了一切?
  所以,突然改变了,就会不习惯。
  仅此而已。
  第二章 秘密
  半个月很快就过去了,长恭几乎每天都会去探望孝琬。尽管高湛旁敲侧击了几次,她也未加理会。
  这个时候,她顾不得那么多了。孝琬对她来说,是一个太特别的存在,像父亲,像哥哥,像弟弟,像朋友……是她生命中绝对不可缺少的一个存在。
  在她的劝慰下,一直怒气难抑的孝琬也终于慢慢地平静下来了。
  这天夜里,邺城忽然起了风。

[NextPage]
  天刚刚亮的时候,长恭起身来到庭院里,发现院角的一排银桂被吹落了无数。那些银色细小的花朵静静地在昨夜凋零了,偶尔吹过一阵微风,这些已死去却依然美丽的花朵纷纷扬扬地坠落了下来。花瓣坠落在可以抵达的地方,铺满浅浅的一层,宛如冬日里令人黯然神伤的积雪。
  长恭弯下腰,掬起了一把落花,那些细小的花瓣从她的指缝里簌簌掉落,仿佛宣告着生命的终结。也许是最近实在发生了太多事,她感到一种莫名的疲惫感。
  “王爷,您是在感怀这些花的离去吗?”一个清丽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
  她并没有回头,因为她知道来者是何人。
  “小玉,你怎么也起得这么早?”
  身后的人娇笑了一声,“人人都说兰陵王是如何凶神恶煞、杀人如麻,好比修罗再世。若是让那些人看到王爷现在这个样子,一定连下巴都要掉了。”在高府里住了些日子,冯小玉也和长恭熟悉了起来。开始的时候,她也完全没有料到,被誉为“战神”的兰陵王竟然有着和这个称号完全不符的个性。
  长恭淡淡笑了笑,“兰陵王又怎么样?未必就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王爷,您还在担心河间王吗?他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的。”小玉收起了笑容,“您一回来就烧了奴婢的卖身契,还对奴婢这么好,您和河间王都是好人,佛祖一定会保佑好人的。”
  “谢谢你,小玉。”长恭抿了抿唇,“等我三哥的事解决了,我就派人送你回去。如果你想继续留在邺城也行,我会帮你买一处住所,把你妹妹一起接来,反正你现在已经是自由之身了。”
  “多谢王爷……”她低低应了一句。
  长恭来到宫门前的时候,看到一辆犊车正缓缓而来,在她的面前停下。
  帘子一掀,下来的居然是斛律恒伽。
  她看到他心里就来气,转身便要离开,就听他在身后低声道:“长恭,今天下朝后我在宫门的西北角等你。”
  长恭一愣,也不答理他,径直往宫里走去,心里倒有一丝困惑:这只狐狸.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没过多久,皇上就驾到了。长恭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隔着白玉珠帘,她依稀看到九叔叔的脸色似乎铁青着,阴沉得让人感到恐惧。
  在朝议上,像是事先商议好了,接连几个大臣奏请皇上尽快处置河间王,有的说要用酷刑,有的说要族诛,还有的说要充军……方式可谓五花八门,但都是要置河间王于死地的。
  长恭静静地站在那里,脸上异常平静,原来愤怒到了极点便又会归于平静,然后就被一种深沉的悲哀所代替。
  这里的很多人,或者可以说,大部分的人都希望三哥消失……她忽然觉得很无力,很疲惫,很失望。
  她在守护着这个国家,拼尽全力地守护着一切,可这些被守护的人,却铁了心地要她哥哥的命……

(来源:当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