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中国古筝音乐网 > 父亲教我拉京胡
父亲教我拉京胡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李铁钧   2018-4-24    
 

  我生长在一个梨园家庭,父亲李德山是京剧界的一名京胡琴师,他1928年叩拜耿永清先生(系京剧界武生泰斗杨小楼先生的京胡琴师、笛师)为师;几年后再拜京剧界一代京胡宗师徐兰沅先生(系为梅兰芳大师伴奏、合作28年之久的京胡琴师)为师,深得两位名师的指教。

  父亲教我拉京胡,始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在我学童时期,家里常有父亲的京剧同行和弟子登门,凡登门者,短暂寒暄后,父亲便开始操琴为来者边说戏、边吊嗓子、边拉琴(京剧界统称“用功”)。长期耳濡目染,我对京胡逐渐产生了兴趣。小学毕业考入北京二中读初中时,我表示要跟随父亲学习京胡,父亲认为我还小,怕我凭一时兴趣,劝我应当多念书,多学文化知识。当我考入北京五中读高中,再次向父亲表达学琴的意愿时,父母认真商议,才同意了我的请求。

  第一次授课,父亲并没有让我动胡琴,而是谈话,他说:“京胡是京剧的主伴奏乐器之一,在乐队中的位置很重要,但京胡在京剧演出中永远是绿叶,演员是红花。记住,绿叶永远要衬托红花,也就是常说的托腔保调。”父亲告诉我,演出中,演员行腔时,京胡伴奏要做到跟、衬、烘、托,万一出现不测情况还要补台,灵活应变,保障演出。父亲这一番规则讲解,我至今记忆犹新。不过,当时,我是经历了几天的“消化”与思索,才懂得,父亲这是要让我学琴之前先学做人。

  父亲教我拉京胡,初学阶段,从拉京胡的坐姿、握琴、运弓、指法与弓法的配合,继而练习拉空弦、拉音阶,继而学拉“二黄”、“西皮”小开门儿。生长在这个家庭,平素听得多,我对京胡的韵律当然不陌生,很快父亲教我试着拉京剧曲牌,如《万年欢》、《八岔》、《傍妆台》、《柳摇金》等。反复长时间地练习这些小开门儿、曲牌,我有时难免显出些许的不认真,这时,父亲会很严厉地批评我:“做人要老实,做事要踏实,打基础必须要扎实,否则一事无成!”父亲语重心长的批评和提醒,对我刚刚要冒头的自满心,有如一盆冷水浇下,让我立刻清醒!

  初学阶段完成后,进入了京剧唱段伴奏的学习。这是我期盼已久的!父亲教我的第一出戏是梅兰芳大师的经典代表作《贵妃醉酒》。父亲要我听唱自己记谱,对我而言,这是平生第一次,既是锻炼,又是考试。

  父亲一字一句,一板一眼放慢速度地教唱,我边听边记,丝毫不敢懈怠。父亲教唱时,每句反复几次,当我把每个完整的小段记完唱词和琴谱,父亲要我慢速视唱,核对记下的乐谱,纠正错误之处。我按照父亲的指点,在弓法上加上必要的标注。经历了两三个月的练习,记满了一本厚厚的唱腔乐谱。

  父亲上班有演出、教学、创作及行政事务要做;我要正常上学,不能误课,我们的教与学,全靠业余时间。

  随时间推移,父亲教我拉京胡,难度一步步加深。记得一次周末,父亲难得没演出任务,便集中给我上了半天课。当我拉完《海岛冰轮》的大段“四平调”二黄唱段,父亲的脸色由“晴”变“阴”,我紧张起来。父亲严肃地说:你拉得基本可以,但问题不少。一是伴奏当中要严格按伴奏琴谱走(“走”指拉琴),不能随意丢字或加字(这“字”指音符),记谱不准之处要改;二是弓法要规范,尤其该上弓或下弓重要之处,要做标记。父亲又语重心长地说,京胡在为演员演唱伴奏的过程中,“伴”不可压“唱”,要“包”着唱、突出唱,用伴奏烘托唱腔的美。乐队与演员“抱团儿”,保演员、保戏,才能使演出精彩纷呈。这也就是京剧、戏曲界所讲的“一棵菜”精神。

  结合学琴,父亲对我讲述了梨园行许多优良的传统和行规。几年时间里,父亲始终苦口婆心、推心置腹,教导我既要讲琴技,更要讲艺德。

  父亲还对我讲述了他六岁随父弃家逃荒、背井离乡的遭遇;讲述了1949年以后,他成为新一代文艺工作者的光荣与自豪。父亲还自豪地讲述了他1953年参加赴朝慰问团,到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上为志愿军演出的经历。父亲告诉我,正是经历这一战火洗礼后,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政治信念,经过不懈努力,他在年近四十五岁(1959年)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父亲的回忆,使我感动,使我更加了解父亲、敬重父亲、深爱父亲!我有一位好父亲!

  我记得,父亲为“北京实验京剧团”建团公演的传统京剧《雏凤凌空》担任唱腔设计。同时,团里的演出及行政事务不能误,他每天早出晚归,我的学琴完全顾不上了。

  我记得,1963年末,父亲担纲现代京剧《箭杆河边》的唱腔设计,时间短、任务急,总是晚场演出后回到家中伏案创作,一写就到凌晨两三点钟。

  我记得,1964年4月下旬,《箭杆河边》一剧进展到“响排”阶段,父亲却劳累过度突发心脏病,倒在了他一生钟爱的舞台排演现场,经抢救无效于4月24日不幸辞世……时年仅仅五十岁。

  《箭杆河边》的唱腔创作,成了父亲的绝笔之作!

  父亲教我拉京胡,让我学会了京胡演奏的基本技法,让我领略了京剧这一国粹的高雅和深邃,让我懂得了如何从艺、如何做人。父亲的音容笑貌,深深印刻在我的脑海!

  马上就是父亲逝世五十四周年的祭日。怀着对父亲的尊敬和思念,清明时分,在父亲的墓地,我恭恭敬敬向他鞠躬,默哀,我在心里虔诚地祈祷:“父亲,如果有来生,我还要您做我的父亲,我还要听您说戏,我还要您教我拉琴!”

  • 上一篇文章: 霍州三弦书(霍州)(曲艺)(0002)

  • 下一篇文章: 古琴之美在文化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发 表 评 论
    姓  名: * Oicq:
    性  别: 男      Msn:
    E-mail: Icq:
    主  页: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验证码:  
    2017年古筝新闻
    2016年古筝新闻
    中秋月圆夜 月夜赏
    2015年古筝新闻
    2014年古筝新闻
    王振笛子音乐[62]
    “闵惠芬艺术[67]
    《光明颂》民[126]
    新编琼剧在京[66]
    西藏首支盲人[96]
     
      筝和紫檀龙雕古筝
      筝和红木嵌银丝筝
      筝和红木嵌螺古筝
      筝和红木石雕古筝
      筝和红木嵌骨古筝
      筝和红木螺钿古筝
      筝和黑檀素面古筝
      筝和天下古筝专用
      筝和天下古筝专用
      筝和天下古筝专用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FAQ集锦 | 会员注册 |
    点击这里发消息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筝和天下 京ICP证 050878
    中国民族音乐网 中国古筝音乐网
    电信业务审批[2005]字第 471 号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