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乐府快讯-筝艺名家-筝爱人生-古乐E通-边走边唱-筝友会-古筝学堂-家教空间-乐府大赛-筝和老店-筝游天下-加盟系统-论坛
 
 
韩梅老师忆张燕老师

    日前与刘起超老师通话,得知由刘老师编辑的《天问—-张燕演奏作品精选》近期已由人民音乐 出版社出版了。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对刘老师来说,这是他多年心血的结晶,应该是了结了一桩大事;对已经繁荣兴旺的箏出版物来说,这应该是锦上添花;而 对於以演奏箏及民族音乐学研究為生活方式的我,该书的出版对我在理性和感情上都有一番特殊的意义。

    张燕是我的老师。1977年,我在瀋阳军区歌剧团作箏演奏员。作為一个年轻又有一点理想的我,决定要跟最具现代技术的箏演奏家学箏。在与团领导央求一番 后,领导终於同意给我一年时间去山东济南跟张老师学箏。而这一段学习对我演奏生涯的影响之大是在多年后逐渐显现出来的。应该说张老师為我在现代箏技巧上打 了一个坚实的基础,使我有能力在多年之后继续活跃在国际乐坛上并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

    佛教讲究缘分。我不知道自己和张老师能不能算有缘分。1979年张老师从山东省歌舞团调到东方歌舞团,我同时从瀋阳军区歌剧团调到北京军区歌舞团,我们在 北京又相会了。但不久老师去了美国,从此就失去了联繫。1996年,我在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完成了音乐学硕士学位的学习,决定前往加拿大不列颠哥伦 比亚省大学继续在民族音乐学上深造。我当时还梦想有一天在北美与张老师再次相会。殊不知在我踏上北美大陆的前一天,老师在三藩市——离我将要到达的温哥华 只有两个小时飞行的距离的城市—-走了,留给我一个永久的遗憾!

   佛教讲究缘分,但缘分不局限於相逢相遇,也不局限于单维的时间或空间,“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我认為“缘”的定义要比一般人的认识要复杂,宽泛的 多。我和张老师的缘分并没有因為她的躯体离去而消失。在学校的第一个学期,一天,一位教爵士乐的教授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递给我一张CD,封面上写著《天 安门》三个字。我接过来,翻开裡面的乐曲说明,一眼就看到张老师和刘老师的名字。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中国音乐家作即兴演奏,耳目一新。后来我有机会採访这张 CD中钢琴的演奏家Jon Jang,他回忆说张老师在艺术探索和实践中不保守,敢於创新,加上她敏感的耳朵及和手上嫺熟的基本功,即兴演奏起来得心应手。的确,《天问》中包括从 《洪湖水,浪打浪》,一首70年代的精品,到双箏与乐队演奏的《广陵叙事》,到日本作曲家三木稔举世无双的《华丽》,曲目风格的多样化,文化的包容性及时 代的跨度都体现了张老师作為艺术家一直站立在创新的最前沿。

    我认為《天问》不仅是对张燕老师艺术创作及演奏实践的一个总结,它更為箏,作為一种传统,能够在将来一代又一代地延续下去提供了一笔珍贵的文字及音响资 料。或许将来的某一天,某一位年轻的箏演奏者会从这本书中得到一种特殊的啟迪,到那时,她(他)就会与张老师结下新的缘分,这也是文化传承的一种方式。

韩梅 加拿大哥伦比亚省大学民族音乐学博士

2012年2日24日写於温哥华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FAQ集锦 | 会员注册 |
点击这里发消息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筝和天下 京ICP证 050878
中国民族音乐网 中国古筝音乐网
电信业务审批[2005]字第 471 号函